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作者:jasonandcat
***********************************
    皇宫内,在明亮的月光下,一个人徐徐的走在路上箖两旁几乎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侍卫,看着这些配戴上好钢刀的将士坚毅的神情和一股若有若无淡淡的杀气散发出来,不难想像这些皇宫内的侍卫们是多幺的精锐与剽悍在加上定时行走在各地点巡逻的卫士,将皇宫保卫的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若是一般人没有比较好的心理建设一定会被这些骠悍的禁军给吓的不知所
措,但是行走在中间的中年男子彷彿一点都不为所动似的,一点也没受到这些禁
军的影响,反而在所有禁军的眼中,在看到中年男子经过时,都流露出一股从内
心散发出来的由衷的尊敬,嘌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侍卫,看着他们精良的阵容,男
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嘉许。
  当今的皇帝陛下和此人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人物,两
人相知相交,虽没有血缘关係,但是实际上两人的感情却比亲兄弟还要亲,凭藉
着此人高深的武功和皇帝陛下用兵如神的技巧,在前朝末各地番镇割据的混乱下
,硬是闯出一片天地,在短短的十五年之内,先后消灭所有大大小小的军阀,最
后统一了天下。
  皇帝陛下姓郭,名叫天成,今年四十三岁,中年男子姓封,名不平,今年四
十岁,原本封不平姓封单名一个平字,但是从小就因为战乱而失去所有亲人的他
,看尽了世间的冷暖和所有大大小小的不平事,因此自己改名为不平,立志要扫
平这乱世,让这些不平之事不再发生。
  今天皇帝陛下突然在深夜召他相见说是有要是相商,接到通知的他自然是急
急忙忙的就往皇帝的寝宫赶,一边走着一边思考到底是什幺事情,让陛下这幺晚
了还要找他去。
  『奇怪了,大哥这幺晚了找我有什幺事吗?嗯…难道是要询问车骥将军胡关
宝密谋造反一事调查的如何了?』
  想到这哩,封不平在心里面很狠的骂道:『这个该死的乱臣贼子,亏他跟了
大哥这幺久,在大哥登基之后不管是金钱、封地、官位,哪一项亏待了他,居然
还要造大哥的反,临死之前还想挑拨我和大哥的感情,真该千刀万剐!』
  想到这哩,封不平的思绪不禁朝着早上带兵包围胡关宝他的府邸所发生的经
过飘去……在重重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下,封不平几乎是没有遇到有组织
的抵抗就将府内所有人都抓获,胡关宝的亲兵在寡不敌众又丧失先机的情况下几
乎全员战死,仅存的人员也在受伤无力抵抗之下被俘虏后解除武装。
  大厅内,只剩下封不平和他的亲信侍卫、满脸血汙的胡关宝则是披头散髮的
被压着和他的妻子女儿跪在一起,由封不平亲自出手对付的他,琵琶骨被捏碎,
两手的手筋和两腿的脚筋都被挑断,已经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这时只见封不平施施然的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接过手下奉上的一杯热茶,
喝了一口之后慢条斯理的问到:「胡关宝,枉费陛下对你这幺的信任和照顾,你
不但不心怀感恩,居然还密谋造他的反,真是狼心狗肺,还好陛下明察秋毫,提
早掌握了你的不轨企图,先发制人,否则岂不是被你得手了?事到如今,你已经
没有丝毫的机会了,倒不如你快把其他反贼的名单报出来,我相信依陛下的宽宏
大量,给你一条全尸和饶了你夫人女儿的一条性命也未尝不是不可能。」
  谁知胡关宝听到这话之后不但没有感激涕零,反而还 起头来破口大骂:「
狗贼,不要你假好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郭天成这个卑鄙的伪君子,亏我们这
些老部下当年拼死拼活的帮他打天下,他倒好,当了皇帝之后将以前的功臣杀的
杀,流放的流放,一点都没有顾念昔日之情,早知道会是如此,当初早就在他背
后给他一刀!」
  封不平闻言大怒,说道:「大胆!陛下的名讳是你可以直接叫的吗?陛下如
果没有掌握道确实的证据,又怎幺会要我来抓人?你说陛下迫害功臣,那陛下怎
幺也没有把我也给杀了?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其他乱党的名子交出来,不
然你别妄想你可以轻鬆的一死百了!」
  胡关宝胚了一声,说:「莫须有的事,你在问我一千遍、一万遍,我也还是
跟你说没有!」
  「好,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不顾昔日情面。
  听说你的夫人在没有嫁给你之前乃是当地数一数二的美人,知书达礼,且琴
棋书画样样精通,现在虽然女儿已经有二八年华,但还是风韵犹存。
  啧啧啧…长得还真美阿。」
  封不平一边说着,一边还将眼神不住的打量着跪在一旁的胡夫人。
  不消说,这胡夫人还真是一位性感尤物,白皙的皮肤瓜子般的脸蛋,勾人的
丹凤眼微微上翘,在配上一副樱桃小嘴,一个标準的美人,肉感的身材让她看起
来更显的丰满,胀鼓鼓的胸脯让人不禁要吞一口口水,现在跪着瑟瑟发抖的她,
别有一番楚楚可怜的风韵在。
  向亲信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亲信心领神会的退出了大厅,一会儿就从外面端
了一杯东西进来,二话不说,就往胡夫人嘴里灌,可怜的胡夫人被呛的咳嗽连连
,虽然有一部分溢出,但是大部分还是被她喝了下去。
  「你…你给我夫人喝了些什幺?」
  胡关宝气急败